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记忆中的暑假-散文

2021-01-08 09:12:19散文随笔
记忆中的暑假-散文  记忆中的暑假  有好几天,没有看到背着书包的小学生从我店前经过了,突然觉得街上变得静悄悄的,是的,他们放暑假了,他们去

记忆中的暑假-散文

  记忆中的暑假

记忆中的暑假-散文

  有好几天,没有看到背着书包的小学生从我店前经过了,突然觉得街上变得静悄悄的,是的,他们放暑假了,他们去了哪里呢?现在的学生,他们的暑假也许都很精彩吧,参加兴趣班,去旅游,去图书馆,或者留在家里玩游戏看电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我的生活已经没有假期,暑假对我来说,是那样模糊而遥远的记忆。记忆里的暑假或许是单调的,不过也是充满趣味的。

  那时候,我不喜欢上学,极度讨厌做作业,一上学我就盼望着放假,尤其是暑假,漫长的暑假是支撑我去上学唯一的动力。放暑假我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那是鸭洞河源头的小村庄,一个名叫散围村的地方。暑假里,也无非是帮大人干点农活,收割稻谷,摘荔枝龙眼等,不过也总有许多属于农村孩子的乐趣,好像在河里游泳,捉鱼,钓鱼,玩纸牌,玻璃球,似乎一天到晚总有玩不完的游戏。

  外婆去田里收割稻谷,我也跟上,戴上袖子,草帽,拿起镰刀,有模有样的。然而望着那一大片的稻田,我就会有些泄气,往往干一会就会坐在田埂上休息,感受泥土在脚丫间的柔软,看天上飘过的白云,等待翱翔的老鹰从天空划过,还有就是捉蚱蜢来玩,最好玩的还是金龟子,捉一团泥,把它向上按在泥土里,放一粒稻谷在它的脚上,它就会不停地转动着那稻谷,样子很滑稽。

  炎热的暑假,在田里干活,要是能吃上一根冰棍,那是最奢侈的享受,那时候,总有几个大点的男孩子,骑着自行车,来到田间兜售雪条,虽然相隔遥远,不过还是会隐隐约约从鸭洞河对岸传过来,那声音似乎沾了鸭洞河水的湿气,到我们耳边总带着几分清凉。外婆看出我的嘴馋,就会拿出几毛钱给我,让我去买雪条,我欢喜极了,趟过清洌的鸭洞河,跑到那男孩的单车前,装雪条的往往是一只蓝色的木箱,里面还有让人更回味的豆批,要5毛钱一根,外婆自然没有钱让我买,买了雪条我就急着往回跑,不然雪条便融化了。吃了雪条,外婆有时候就会让我去放牛,牵牛去河里消消暑,我呢,最喜欢给牛洗澡了,我总不能忘了它那双大眼睛,许多年以后,我还常常想起它看着我时那忧郁的眼神。

  暑假里,最重要的任务还有就是看守荔枝,那时候荔枝售价都比较高,是家庭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为了防止偷果贼,晚上都得有人看护,我是自然不敢一个人在荔枝林过夜的,都是和表弟们一起,握着电筒和木棍,有点风吹草动,都会吓得紧张起来。最高兴的,是摘荔枝的节日了,可以饱尝一顿,那时候能吃到的水果不多,能吃到荔枝,自然是最高兴的。

  现在想想,那时候暑假里帮大人做的最多的就是晒谷了,这稻谷收割回来,往往要晾晒十来天,而夏天经常出现阵雨,我们就看着四周的山,看到出现乌云了,就赶紧抢收,跟时间赛跑,要是被雨水淋湿,是免不了一顿挨打的了,我的伙伴们就有不少因为到河里游泳而忘了稻谷,结果淋雨了,被严厉的父亲用藤条打了一顿,还被责令不准到河里游泳。数十人在晒谷场上抢收稻谷的盛景,那是何等壮观,现在想必再也看不到了。收完晾晒的稻谷,最开心的就是能到河里游泳了,那时候河里热闹极了,小男孩都光着身子在水里追逐着,玩了水上的游戏。到了晚上,热气渐消,我们就会到晒谷场纳凉,外婆摇着蒲扇,给我讲述那久远年代的故事,那时候我总想象外面的世界,但我怎样也想象不出,大山外面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更没有想到二十多年以后的我如今的境况。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那是那年代农村人的写照,要说晚上还有什么活动,肯定不是现在城市生活里那样丰富多彩,吃夜宵,去歌厅的了,最多就是去有电视的邻居那里看一会黑白电视,或者玩扑克牌,有些人还会到山里捉"山公",也就是石蛙,这种家伙到了晚上,动作迟缓,很容易擒获。我没有去过,不过倒是跟着舅舅去河里钓过一次夜鱼,我是个胆小的孩子,白天里听到的鬼故事,到了晚上就会把我吓坏,听到猫头鹰凄厉的叫声,蟋蟀或者是某些夜虫的鸣叫,我就浑身哆嗦,一个劲催舅舅回去,舅舅可不理我。此后,我再也不敢晚上到河里去了。

  许多年以后,我离开了散围村,离开了鸭洞河,离开了那片留下我无数足印的土地,虽然也常回去,不过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村庄变小了,似乎一下子就能走完,每一次到鸭洞河,我都发现它老了,瘦了,以前每年的夏天都会河水泛滥,现在再也没有了,在冬天时,甚至还出现断流,河中如今长满了杂草,河里再也看不到鱼了,也没有人到河里游泳了,鸭洞河缓缓的流水,似乎是在低声呜咽。

  是的,我离开了那里,再也回不去了。有好几次,我站在鸭洞河前,都有一种嚎哭的冲动,而哪里是我恸哭的地方,望着那曾经熟悉的地方,却是一种物是人非的心酸,那头老水牛,在一次意外中已死去,她的孩子也被贩卖了。有好几年,外婆没有耕种了,稻田都转让给其他的同村人耕种,荔枝因为没有什么效益,都已没人管理了,荔枝林想必荒芜得如同一片野地。

  最后,我还想说些什么。

  我想,我是不是还回去一趟,哪怕再瞥一眼那片土地。

  我又想,有些地方一旦离开,就回不去了,那就把回忆用文字拷贝吧。

  不一样的路,不一样的风景

  每天重复的行走在同样的路上,看着同样的人来人往和从墙那头延伸出来的风景,竟没有审美疲劳,似乎对这一切都已经麻木。今天出门办事,走了条不同的归路。路上依旧人来人往,不同的是一路的绿叶芬芳,和着飘零的落红给人一种匪夷所思的美感,心里舒畅许多。

  平日的重复和不在意,使我迟钝到现在才发觉阳春的三月,繁花已盛开。也许,是那面墙挡住了我发现美的眼睛;也许,是重复的生活麻痹了我探索的双手;也许,是我该选择不同的方式来面对生活;也许……我是有多久没有认真地观察周围的一切?又有多久没有这样感叹一切近在眼前的慢慢踱步?

  三月,微风拂面,没有了寒冬的凛冽刺骨,留给心里的`是满满的温暖。静静地观赏,静静地让温暖住进心窝。一路回家,拿起一直想品读却搁置在旁的书,却有了些许兴趣。阳春三月似少年般,意气风发,生机盎然,正是一年最灿烂的时光,我却只能做那摆放于温室的盆景,孤芳自赏。同样享受着阳光的沐浴,同样的鸟语花香,一墙之隔却是两个世界。我只能观望她们的缤纷和欢声笑语,亭亭立于景盆。外面虽有狂风暴雨,可残花虽落,芬芳依旧,大地为它埋葬,鸟语为它送行。世界是精彩也是残酷的,但无论怎样至少我也可以精彩的活过,而不是被保护的密不透风。

  对于毕业近一年仍未工作的自己,我问到,你到底想要什么?当别人问起我的近况总是唯唯诺诺不敢多说,内心的挣扎只多不少,我还想逃避吗?面对父母的期望和一个个无期的承诺,焦急,彷徨,惶恐,所有的害怕侵袭着我的心灵,我多想挣脱一切,但是那又怎样?既得自由身,可无拼搏之本。就这样随遇而安?可心里有团无名之火在躁动。我厌倦这一切,只想快点结束。以此,心渐渐沉下去,在那冰冷的湖底,没有人发觉的角落里,越沉越深,却不甘的呐喊着:我不愿做一个孤芳自赏的盆景。又有谁能听到呢?

  放下书细细回味,诧异地发现竟然已视大半却无一丝倦意。沉寂已久的心渐渐打开,世界依旧是美丽的,只是我屏蔽了自己的双眼。

  静下心来,我听到远方暖暖的风吹过田野,掀起瓣瓣花香。谁说的花语无声,我听到了她们的欢声歌舞,也听到了她们款款深情的召唤。喃喃的私语像一个个灵动的音符在空中漂浮,演奏着如诗如画的乐章。

  我感受到了缓缓的河水在流淌,一丝清清凉,浇灭了内心的躁动不安。

  我还看到了湛蓝的天空,那是我最爱的颜色,浮云朵朵,变换着画轴,倾听着内心真实的声音。

  窥探窗外,春暖花开,我是否有勇气面朝大海呢?当温柔的阳光覆盖大地时,万物褪去银装残叶,我听到遥远的灵魂在呼唤,满眼都是嫩芽招展,花语飘香。春风轻拂过我的灵魂,竭力吹倒困扰的心墙,我缓缓浮出水面接受阳光的洗礼,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做好自己就是我们最想要的。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我知道我等待的那一天不会遥远,它正在悄悄向我走来。

  成长往往是一瞬的事,回眸前一秒的自己,轻扬嘴角。我们得感谢经历的一切,他给了我们坚强,给我了我们内敛,给了我们成长,同样给了我们永生难忘的记忆。结果并不重要,但经历却值得我们一辈子珍藏。

  凝神窗外,也许换个角度,换条路,就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笨拙的爱,献给,笨拙的你

  七彩霓虹闪烁如多姿人生,暗淡星夜破晓如懵懂生命。而她,降生于暗淡星夜,归宿于七彩霓虹……

  时光流逝总伴随着生命流逝,而浮生若梦,来去匆匆。她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人。

  整日追逐嬉闹,累时,在道路尽头了望光亮深远。她躲于大山深处,又向往繁华都市。她喜爱自然,又留恋红尘。

  她是一位风一般的女子,她向往自由。寂静的山野,一阵阵轰鸣声由远及近,紧接着,有风的狂吼、云的聚散、大地的震颤伴着呼啸而过的火车。它肆无忌惮地奔驰着,在树木密布的大山深处穿梭着,交织出一连串惊心动魄的画面。这时,她总会雀跃不已。拼命跑着、跳着、追逐着、嬉戏着,直到安静重新降临。

  她也是一位极美的女子,她向往一切美的东西。她是山林的精灵,跳动的身影似轻云笼月,似风吹落雪。她是天空的蔚蓝,无暇的容颜似秋菊,似冬雪。她是大海的舞者,姣好的体态似春松,似新荷。

  幼时,她天真烂漫,她追逐美好。

  少时,她顾影自怜,她向往未来。

  老时,她白发如雪,她流连夕照。

  她,一直都是我所仰慕的女子,风一样的女子,无忧无虑的女子,惹人疼惜的女子……

  那一抹难得的自然清凉

  盛夏,本是该热的季节,可是却热得让人受不了。特别是在这个被人们称为城里(其实也就是个小县城)的地方,简直象在蒸笼里一样闷热难耐。

  我认为这不应该全怪罪于全球气温变暖,人口的相对集中、密集的钢筋混凝土楼房建设、体现着现代气息的水泥地板、越来越多的车辆尾气的排放等等,可能都是造热因素。

  他们说心静自然凉,那就打开空调,什么也不想就静静地吹吧,沉闷的凉气,又吹得头脑昏昏沉沉的。在那里能寻得一块清凉之地,避开这滚滚热浪的袭击呢?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驱车回到乡下老家。啊!这才是理想的避暑天地,闷热难耐的感觉完全消失得无踪无影。

  乡下老家,处在一个四面被大山环抱着的平坝上。顺山而下的三条溪河汇聚于此,形成了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终年流水潺潺。省道公路顺蜿蜒的河流向两头伸展,是这个地方连接外界的唯一通道。这个季节一眼环望,到处葱葱茏茏,青翠欲滴。

  进入屋内,顿感阴凉舒适。打开前后的房门,一股微风吹进来,是那样醒脑爽身。端起桌上泡好的凉茶,那是母亲在清明时节采摘揉搓的茶叶,猛饮一口是那样舒心透肠。

  走到院坝,虽然太阳一样照射在身上,却没有那样灼热。因为房前银杏树、桂花树、玉兰花树繁茂的枝叶,屋旁芭蕉树撑起的硕大叶扇,这些都可能分解吸收了阳光的热能。绕房一圈行至房后,看见后院坝坎上那一块密集的荆竹,竹叶在微风中婆娑摆舞,更感阵阵心旷凉爽神怡。

  中午应该是最热的时候,去房后的地里采摘新鲜的蔬菜准备做午饭。映入眼帘的是稻苗在水田里郁郁葱葱,蜻蜓在上面盘旋飞舞。玉米块块成林,一个个整整齐齐地背着“娃娃”。母亲种的豇豆、茄子、黄瓜、辣椒等各种各样的蔬菜,已果实累累挂满茎藤。置身这满目的绿色世界,再大的太阳和炎热也被忽略淡忘了。

  这个炎热季节,在乡下老家最舒适莫过于傍晚、夜晚和早晨。当太阳慢慢落山,知了停止了恐热刺耳的嘶鸣,坝子上就迎来了一片阴凉。傍晚,漫步在河边的公路上,闻听河里汩汩的流水声,感受山风送来的爽新凉意,简直让人忘却了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季。入夜,尽管偶有蚊虫骚扰,一盘蚊香一缕燃熏,完全可以安然入眠。睡在松软的床上,呼吸着蚊香的清悠味,听着窗外风弄竹叶的呲呲声,草虫的吱吱声,偶尔的几声蛙鸣,不知不觉迷迷糊糊就一觉睡到了天亮。清晨起来,看着树叶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吸入心底的清新空气好象全是氧气,让我感到赏心悦目。

  伫立于院坝的空旷处,悠然自得的我觉得幼稚可笑。这与时下那么多人都要拥挤到城市去,甚至把在省城都市拥有百个平米左右的楼房作为一种炫耀的观念,是多么的格格不入。也许是因为我囊中羞涩没有这个能力挤身于都市;或许是记住了几年前一个教授所讲的,今后住在城市里的人是时代列车甩下来的穷人,有钱的人都住在乡下;或许生来就是草根一族,不热衷于都市的繁华和喧嚣,才一直没有放弃乡下这处回味悠长的老屋。

  我绝对不算是有钱之人,只是解决温饱没有问题。不过在这炎热夏季,能有这样一处躲避酷暑,享受清凉,又属于自己永远的乡下老家,还是倍感欣慰的。我深深感谢我的父母,不但生我养我,还给我营造了这样一处乡间“别墅”。

  东边的天际已经染红,一轮新的旭日又要跳出来了。日出日落,年年岁岁,无论季节如此往复炎热,我都能享受这一抹难得的自然清凉。

  九月,稻花香的季节

  夏祖大禹未入根,百草不敢先开花;独步一指全球安,烧香二岸稻花香。

  我如在秋天的农田里开放的稻花,风雨晴晒,穿越流年,重回沧海彼岸。

  九月,稻花香的季节。秋高气爽,白云飘逸;斜阳陌上,暗香落处;稻花正开,长天正蓝。

  你,不知前方风雨欲来;我,不知碧水萧瑟漫漫。

  还记得前世的约定,所以今生长成一颗稻,竖立成帆的模样,为你分辨风的方向,一起去远航。不,是一起过尽万水千山,去到天边,去到最远的地方。那里有白云依山,有鸟儿逐风,有明月暖阳交替轮转,还时有微雨搅乱淡淡稻花的香。

  一直喜欢不慌不忙地行走,如同稻花中的一瓣小花,不卑不亢,开在醉人心魂的缤纷艳紫之中。

  太阳在不停地走,白天在悄悄地过去。日子如昙花般流逝,岁月如烟,快速地消失在人生的旅途上。

  只是,天涯海角,你依然是我思念的生命;只是,天高地远,你依然是我依依不舍的守望;只是,梦随夜晚,你时不时侵入我漫长的黑夜,在梦里,你灿烂的笑容,让我留恋,你曾经的泪水,在我怜惜中醒来。

  灿烂的媚阳,无限的光亮,那空际飘逸的云彩,逍遥,自在。抬望晴空,竟湛蓝,彻净。思绪如轻盈的云游,飞起来,飞向那一朵朵细小米白,沁香雅韵的稻花头上停留。

  你若是枝头的那一朵,而我是蝶儿飞过,被你深深地引吸,吸吮着香,轻吻着蕊,使得花儿惊醒,明艳无比。于是,你的花片与蝶翼抱紧,在美的风光中翩翩。稻花在微风的吹拂下频频点头,呵,那是汗水与丰收结果;哦,那是真爱永恒的结晶,在为我们一起的九月,稻花香的季节喝彩,欢愉,点染。

  九月稻花情牵线,初见的眼缘如此美好,世间的缘分让心搏动。佛前的香烟轻轻地飘起,双手合十,虔诚的祷告送到神的眼前。

  你如飘香的稻花蕾,开始绽放浪漫的色彩,冰清玉洁;你如花瓣闪烁着美丽的光芒,散发着迷人的芬芳,即使风起花落,也留下淡淡余香,包围着我。

  你是风,吹走了我的愁绪,让我在一片快乐中生活;你是云,飘走了我的郁闷,让我在一片开心中存活;你是水,流走了我的无奈,让我信心百倍中独步远行。

  九月,在稻花香的季节,我们在绿的岁月中,让彼此的记忆留下。

  九月,在稻花香的季节,我们在花的世界里,让彼此的真诚留下。

  九月,在稻花香的季节,我们踩着花瓣路倾眸浅笑,带着美好的心情一直往前走,尽头一定有让你等候的欣喜。

  九月,在稻花香的季节,我们一望一欣然,花季花香时,都会满心的畅想,抛开所有的烦恼,洗净心灵所有的灰尘,张开双臂,昂首蓝天,让思绪随着白云尽情的自由飘逸。

  九月,在稻花香的季节,让我们推开窗户,就能看见姹紫嫣红的丰收季节。

  早秋,恋上桃花源

  冷雨淅沥的初秋,仿佛不青睐武汉,鬼魅的天气充斥这座城市的秋天,不可一世的晴天埋葬了所有的汗水,空气里有变质的气味,这单调的热,使得我无法入眠。

  托着昨夜残留一身的怠倦,走在明媚的校园里,灿烂的阳光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努力地寻觅着那一处阴凉,好想把自己装进冰箱里,压缩成一丝冷气,到处漂泊。

  我讨厌身上那种黏黏的感觉,汗水存在过的痕迹,显而易见。我祈祷着一场疾风骤雨的降临,期盼能洗去这座城市的燥热,换来一丝凉爽。可是,每次看到温度计上那高高在上的数字,无疑一次又一次撞击着我内心最后一点希望,但我依然坚定不移的相信着,总有一天会风和日丽。

  一个晴朗的午后,我突然闻到了冷空气的清香,再一次游走在校园里,裙角随风肆意起舞,风干了所有的汗水,心情也明朗了很多,起码今晚能酣然入梦。

  躺在床上,卸掉所有的疲惫,放松心灵,慢慢地慢慢地闭上双眼,仿佛世界只有我一人,静谧而安详。现实与梦迅速转场,我身轻如燕,在梦里飘荡,轻轻然,飘飘然。

  突然,我来到了桃花源,桃枝夭夭灼灼其华。满地和娇灿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美得一败涂地,我瞬间爱上了那种灿烂的娇美,沉迷其中,不可自拔。那里有和煦的春风,有惬意的阳光,有可人的温度,那里风和日丽。

  那晚,我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不想醒来。

  早秋,恋上桃花源。

  或许我只是喜欢春天的气息。

  冬季,午后的那一缕暖阳

  冬,真正的到来了。冷着人的心,氲育着冬天的寒、湿、尘、末,使心里本来就呼吸不顺的感觉更加浓烈。

  南方的冬天虽没北方“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之雪景,但冬日的清晨,有“草头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还二八”之象,也有“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之述。荷叶败尽,但菊枝犹存的便是秋冬之景态。

  清晨,树梢中惊栖的雁儿还在惊恐地驻望,为南徙雁群儿流着泪。不知是留恋此片土地还是想着冬天的快速过去而期盼明春的到来?它是失散了吧,或者是在途中的休憩中,没有跟得上起飞的队伍。一只蜻蜓在湖面疾速地玩着水,它的翅膀被打湿了。细看,它原来是围着另一只蜻蜓伴侣的尸体吧,在水面上不停地划转着,是因过度悲伤流泪而祈祷着它的灵魂安息,还是希望它在来年春天里化着春泥哺育那些盛开漫烂的花儿?

  冬天的日子如流水,心里如梦,如迷失飘落的破残丁香片儿,不知落在地面的何处,又或许是随着树边的溪儿水流向何方……随去的,总会被风儿带走,如万物之新陈更替之律,总会化作埃儿吧。

  桐落井床多槁叶,菊残衫袂尚余香。阴郁了好些日子的天气终于放晴了。虽是以破、灰、迷蒙、落残为主调的季色,但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多了一些生机盎然的东西:天变得更纯净与蔚蓝了;水虽是冷,但多了净的元素,湖面多了许些飘落的叶儿,随波光而灵动着。窗台上的百叶窗尽是堆积了一个秋季的尘埃,被冬日射进的阳光刺落了些许,拂动的风儿吹进来,扬起了万千颗垢尘在飞舞着,增加了冬日的生机。院落里,有几只刚刚出生了不久的小狗,在阳光洒落一地的残坦断墙的院里跟着母亲忘情地玩耍着。累了,便跟着母狗在地上一边享受上和煦的暖阳,一边在慵懒地吮吸着母亲的奶汁。树上的有几只雏鸟在叽叽喳喳地唱着歌儿,可能因缺少了生存的经验而误报春的到来。公园一角,几对年轻的夫妻正推着襁褓中的婴儿在贪婪地感受着冬日暖阳,没有一丝丝的风儿,酣睡了,在冬日的下午显得那么的静谧与安祥……

  南方深冬的最后一抹午后阳光进入了苍穹处的边际。天空尽是血红的晚霞,与孤鹭齐飞向横山,不再归来。无限好的黄昏只能这么短暂而美丽,随着古人的诗句,一分一秒地在消逝,不再。冬夜,便是“苍山寒气深,高林霜叶稀”之景。

  溪深难受雪,山冻不流云。是的,冬天是那么让人不适从。但待天接云星,微光绽眼之时,黎明便即将到来,春不再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