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散文:六月的窗

2021-01-09 09:12:17散文随笔
散文:六月的窗  一场冷雨悄然从寂寞的街灯倏悠滑过,曾缀满枝头的栀子花洒落,盘膝而眠,黑色的长发纠结成蚕,有白色的花瓣在眉间零零落落,清香在

散文:六月的窗

  一场冷雨悄然从寂寞的街灯倏悠滑过,曾缀满枝头的栀子花洒落,盘膝而眠,黑色的长发纠结成蚕,有白色的花瓣在眉间零零落落,清香在纤纤葱指流转成暗哑的筝乐,谁站在跳动的琴铉上,凭吊起爱情。丝丝柔情飘进眼底,让谁演绎这个季节里绝版的伤感。

散文:六月的窗

  谁曾在风起的时候靠近伴我,相伴一程,微笑着窗外变换的风景。事隔多年,谁又成了谁记忆里磨灭不掉的底片,在孤寂中重复播放着同样的场景。落寞让夜更加的漫长幽暗,呼啦成黑色的风筝,在长长灯影里呢喃成耳畔的病语。

  你说你曾用你充满热情的手触摸过冰冷的'灵魂。在遇你之前,心曾流离所,在遇你之后我还是停不下流浪的脚步,找不到泊下的港湾。

  隔着潮湿暧昧的空气,你曾试图亲吻谁的面颊,听到却是那比呼吸还轻的声音,请不要伤我。瞬间熄灭的温热,有一颗泪从你身上穿过,然后被微微的风风干,我分明听到它虚掷后的铿然。你爱我吗?我从不曾问,我只想看看你微笑的样子,若你幸福,在风再起时,我依然会沉默离去。当风再次吹过你的眼睛,你是否还会忆起,有谁曾来过。

  谁静守如初,怔看时光慢慢的老去,丧失的年华狂奔而去,和泠泠的月光对坐,盘点光阴。跌落水迹斑斑的诗行,看水样的字随着尘世起起落落,打捞着曾经的感动。悲凉剥落了红尘墙,谁曾在瑟缩的风里,为你披过一件带体温的长衫?故意躲闪的眼光,串成檐下丝丝屡屡的雨线,在寒光中微微透着亮。积水的青石板路,倒映出深蓝的忧伤,谁将你的深情僵硬成那一抹心碎和憔悴,化作远古的飞天,绝唱起千年的情痴。

  伤逝唯美成那本案头的诗集,曾在风中遗忘的思绪,揉碎的心,消瘦成,那棵披头散发古树下的悄吟,几乎执拗的倔犟,注定谁情路上的坎坷。谁的祝福曾添满你的枕芯,梦中那条熟悉的栀子小径,已早成陌路。

  明天的明天,谁能陪你一起在记忆的沙滩,拣拾起闪光的贝壳?谁还会在潮起潮落时,奔跑着呼喊着你的名字?谁能在雪花飞扬的夜里醒着想你,静静等你归返?谁又牵着你冰凉的小手去观看那场烟花的表演?

  谁和谁隔着一条宿命的河,始终在彼此观望?曾有令人地动容的执著却无力说服命运的苛刻终于我决定让心远走把彼岸的还给彼岸今生不再回头

  来时我一无所有

  走时我一无所求

  可心中淡淡流转的,依然是无处躲藏的忧愁...

  耗尽一生去回忆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