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以开学为题目的记事散文

2021-01-11 09:12:12散文随笔
以开学为题目的记事散文  学校刚一放暑假,厂里就在统计要在本地报名就读的人员名单了,我们部门有两个报初中的。那两个父亲,刚一报过名,就又是电

以开学为题目的记事散文

  学校刚一放暑假,厂里就在统计要在本地报名就读的人员名单了,我们部门有两个报初中的。那两个父亲,刚一报过名,就又是电话又是邮件的打听消息了。还好,名单下来了,都就读了理想的学校。可以感觉的到他们都松了一口气,我也心下窃喜。因为,我是其中一个的母亲。

以开学为题目的记事散文

  离开学一个星期,我就催着儿子把他的暑假作业写完了,儿子英语是弱项,我不光给他报了补习班,每天中午、晚上还都要默写单词。好在儿子还是好

  学的,每天都按我的要求做,可要开学了,我还是不敢放松,又要他把补习班老师给的资料重新温习了一遍。

  明明知道9月1日报名,我还是让两个父亲8月31日中午趁休息的时间开车跑了一趟,回来报告,一切顺利,明天报名就好。

  9月1日,一大早,两个父亲,两个学生在次去报名,名字是报了,可下午就要搬东西,还要一趟。没关系,下午在跑。

  三点钟,在次出发。五点钟,我刚做好晚饭,电话又打回来了,学校要七点钟才会让学生入校,他们回来吃晚饭,那没关系,自己家,回来就是。

  吃了晚饭,我说:“我也去吧,也没啥事了”。一辆车五个人,在次出发,在车上,我说教那两个真正的学生:“在学校要和同学搞好关系,有了好的学习方法,要互相学习,尽量参加学校的活动,多和别人沟通,最重要的,是把我们大人没读的书,你们都把它读回来。”他们笑笑,没做声。

  到了学校,人家的孩子都进教室了,我们三个大人,带了两个学生向教室冲,那两个父亲,都是要四十岁的人了,啤酒肚早以成形,三楼,跑的比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还快!嘴里还催着,“快点、快点,人家都到教室了。”比那两个学生还紧张!

  好在一到教室门口,班干部就来和我们打招呼,问明情况,就带了两个孩子进教室,按排了座位。我们就等班主任交生活费了,又是十分钟之后,三十岁刚过的班主任,没和我们客套收了费用就又去忙了。

  回到车边,拿上另一个孩子的皮箱,又是三楼,那宿舍可以住三十个人,不过我还是觉得挺好,我上学那会儿可是通铺,整个房间,除了那可以两个人侧着身子过的通道,都要睡人。那个父亲,给女儿铺好了床,放好东西,在审视一次,关了灯,下楼。

  一楼是儿子的宿舍,粗心的儿子,眼镜丢了,做父亲的,又翻了一次他的所有家当,还是没收获,铺了床,刚好又有一个老师带着家长要给自己的'孩子找床位。他们看这个房间没位了,急急忙忙去另一个房间,其实,谁都知道,床位是有数的,不会少了他的。可没找到之前,做父亲的是不会松口气的。

  关灯,出门。在校长门口,他们又停下,看校长室没人了,才进去又打个招呼,才回。

  回到家里以是九点钟了,爱人给我透漏了一个细节。上午他们去学校见校长,那两个父亲,立整站好,人家说什么,他们都点头。我可以想见,那两个该规规据据站着的孩子在一边是怎样的满不在乎,我那十四歲的儿子是怎样的一个脚在地上毫无目地的踢着、眼光四射、吊儿郎当。爱人读书时,爬到树上不下来,老师跑到家里告壯;五年级还是读了三年;初中時,三天不進教室也幹過;儿子读书了,他倒是做了一次好学生。我要在周五孩子回來,好好的問一問他們,应该谁在校长面前规规据据,点头称是,谁才是那个真正的要去受教育的人。后来,想了又想,还是想写下来吧,谁让我也是个孩子的母亲。给孩子一个从侧面看大人的机会,也给父亲一个从侧面看孩子的机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