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学车二三事-记事散文

2021-01-11 09:12:15散文随笔
学车二三事-记事散文  突发奇想,我这个老太太在六十五(东北人习惯说虚岁)的年纪去学车。  此前在知青群里活动的时候,和几位比较谈得来的朋友

学车二三事-记事散文

  突发奇想,我这个老太太在六十五(东北人习惯说虚岁)的年纪去学车。

学车二三事-记事散文

  此前在知青群里活动的时候,和几位比较谈得来的朋友透露过这个想法,反响是反对的人多,支持的人少。

  好在家里的儿子、女儿都持赞成的态度,他们觉得让母亲完成一个未了的心愿也是一种孝顺吧。

  女儿陪我到我市的南部驾校缴费报名。当问到我的年纪时,驾校的校长似乎也持怀疑态度,他虽然没有直接问“你能行吗?”,但他沉吟了半晌才问了一句:“大姨会骑自行车不?”。也许他的潜台词是——你自行车都不一定会骑,还想开汽车?

  现在的驾校都不发教材,让学员自己用电脑进百度,点击驾校一点通,自学小车教程,通过几天的学习,我以九十六分(九十分及格)的成绩,通过了科目一的考试。下一步就是在场地跟随教练学车了。

  场地教练虽然也是心存疑虑,但没有公然表示出来。第一天在场地训练的时候,我看到了别的教练车上的教练与学员窃窃私语的时候,眼睛瞄着我的方向,脸上的表情与笑容很暧昧,可能他们在说:“那个老太太疯了吧?!”。

  经过几天的学习,慢慢地我发现,周围的人对我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观,从当初的观望、疑虑与不解,到后来的亲切、热情与敬佩。渐渐地几位教练的口中经常会说:“人家六十五岁的老太太都能开得那么好,你们这么年轻怎么就不行呢?”。

  科目二考试的考官,看到我的履历表上的出生年月日时,有些发懵:“嗯?一九四九年出生?你今年多大岁数了?”,

  我轻声地答道:“我今年六十四岁!”,我有意说了实岁,也许是潜意识中,觉得说六十四岁比说六十五岁会让人觉得我还不算太老吧。当时考官说了一句:“这么大岁数还来学车,你真是挺有韧劲儿的。” 我不知道他话中的含义是褒是贬,所以没有做声。当我以九十分的成绩(八十分及格)完成科目二考试,我的教练和我一齐向考官表示感谢的时候,考官笑着说:“不用谢我,是你自己做得很好!”。

  对我学车的举动反应最大的人,莫过于带我跑六百公里的教练了。

  可能是他看学员卡上的照片没有意识到我已经六十多岁,或者说他没有想到六十多岁的女人还会来学车。当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他愣住了,随后就问我:“你多大岁数了?”“六十五岁。”。他立刻提高了声线,吼了一声:“多少?”,我的年纪绝对是出乎他的意料。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随即我冷静了下来,不卑不亢、一字一句的说:“我今年六十五岁。” 那位教练满脸的不高兴,口无遮拦地说:“看照片我以为你四、五十岁呢,都六十五了,这么大岁数还来扯这个干什么?”

  我看了看他,没有做声。他见我没有说话,又一连说了两次这么大岁数扯这个干什么,声音里充满了斥责的味道。

  我的不满已经涌在喉间,很想问问他六十五岁学车有罪吗?国家规定每个公民不分性别,驾照可以考到七十岁(周岁)。既然有如此的规定,就一定有它的科学根据在,我六十五岁为什么就不可以学车?!想到今后还要和他相处很多天,不愿意把相互之间的关系搞僵,我隐忍着没有发作,但我用平静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么大岁数还来扯这个,就为了想玩玩儿车,了却自己平生一个未竟的`心愿!”或许他听出了我回答的柔中有刚;又或许他觉察到了自己的说话很不得体,他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他又说道:“我以前在xx驾校时带过一个六十四岁的老头,记性不好,反应也慢,这么大岁数真不应该扯这个!”我听出了这段话背后的意思是——六十四岁的男人都不行,何况你一个六十五岁的女人?

  接着他又问道:“科目二考试,你是自己考过的?还是花钱找人过的?” 我微微一笑,依然用平静的声音回答道:“我不知道考试还需要花钱,更没有能为我帮忙的人可找。我向场地教练虚心地学,自己认真刻苦地练。第一次参加科目二考试就通过了。至于说行与不行,人与人的资质是不一样的,这无关性别。那个六十四岁的男人不行,未必我这个六十五岁的女人就一定不行!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那天的教练,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还是他自己以为倒霉,摊到了一个既要操心费力,又不容易出成绩的六十五岁的老学员而心情郁闷。在练车过程中一直是非常地不耐烦,动辄就是训斥的语气。只要一个动作不如意,立刻就会招来他劈头盖脸地呵斥。

  二三十分钟过后,我已是忍无可忍,向右轻打方向盘,把车停在了路边,忍着心中的怒气,还是用平静的语气说:“教练,咱们谈谈吧。你作为教练,在这样的大热天带学员练车确实很辛苦,这我能理解。可是这是你分内的工作,我们学员第一次上路开车,实际的操作和在练车场的学习根本就不一样。在场地练车,只用离合器控制汽车的行止,根本不许我们碰油门。而上路后需要双脚分别控制离合器和油门,踩离合就要松油门,而踩油门又要松离合。双脚需要反向用力,这对于我们这样的新手来说,掌握起来确实有相当的难度。场地训练时,单是一个离合器,我们也是练了两三天之后,才初步掌握了用力轻重合适的分寸,而现在你要求我用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把双脚控制得和你一样好,实属强人所难。加之我才接触油门,脚下的力度掌握不好是必然的,而掌握好了那是偶然的。可能你觉得是因为我年纪大了才做不好的,其实不然。场地教练同时带我们五个学员,公平分配练车时间,并没有给我开小灶,而第一次参加科目二考试,只有我一个人通过了,其余四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不及格,这足以说明年龄不是问题。另外你是教练,我是学员,虽名义上是师徒,但绝不等同旧社会的那种师徒关系,我更不是你的手下马仔。我对你非常尊重,也请你对我还以相应的尊重。请你从现在开始,多一些耐心,并允许我有一个适应与熟练的过程,我先谢谢了!”。

  听了我的一席话,教练有些不好意思了,向我解释说:“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些心急,也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只要你能认真的学,我一定好好地教。”其实在当时我已在心中暗下决心,只要他再对我乱发一次脾气,我就会请他把车开回驾校,坚决请求校长换个教练。或许是教练觉得我不是可以随他捏圆就圆,捏扁就扁的面团,又或许是他也觉察到自己做得有些过分,此后他再也没有对我说过重话。我在八天里,累计用了二十三个小时,跑完了六百公里的路程。并以九十分的成绩,通过了科目三的考试。十二天后,我又以九十八分的成绩,通过了科目四的考试。至此我完成了学车的全部过程,现在就等着领取驾驶执照了。今后我就可以开着女儿的小车,去我想去的任何地方了。

  由此我想到,人老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了进取心。只要我们努力地尝试了,即便是没有成功也不遗憾,结果并不重要,毕竟我们享受了过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