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月夕成玦_散文

2021-01-11 09:12:16散文随笔
月夕成玦_散文  月夕成玦_散文  皱褶,年轮,画不圆的圈;年轮,古币,磨不平的圆;古币,孤月,醒不透的缺憾。  ——题记  花开花落,繁华

月夕成玦_散文

  月夕成玦_散文

月夕成玦_散文

  皱褶,年轮,画不圆的圈;年轮,古币,磨不平的圆;古币,孤月,醒不透的缺憾。

  ——题记

  花开花落,繁华一季;春梦秋云,聚散容易;鼎盛时的凋零,团圆时的别离;谁成了谁胸口的朱砂,谁又是谁头顶的月光。

  楚歌天

  帐外,战场的厮杀愈演愈烈。她知道这是他的劫,张良的计策像壶鸩酒,注入他的咽喉。而她只能是他的负担,若是这样,那是不是告别的.时候到了?

  入夜,他回来,皱着愁苦的眉,她上前“王,让我为你跳支舞吧,”最后一支了,“王,请将你的佩剑借我一用可好?”说着她上前,将他的佩剑取下。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凄寒的冷器在她绝妙的舞姿竟显得柔美。他看呆了,随着她的舞步轻轻和“时不利兮骓不逝,虞兮虞兮奈若何。”楚王本不善诗词,能为她这样,她也算死而无憾了吧。这样想着,将腕中的剑舞到颈项前,划过。鲜血映红了楚王的眼,他想上前,却已来不及。只有一句“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乌骓嘶鸣对月愁,

  血泪相思镂红豆。

  剑舞一曲断肠毒,

  只君怜卿死生同。

  梧桐雨

  入夜,惊坐起。寒意,彻骨的寒意袭来。他离开几年了,一年,两年……早已忘却了。只知道,再没有“倚梅回首”的娇羞,也没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痴缠,只剩下满衣清泪,剩下伤心枕上,剩下断香残酒,剩下往事愁肠,剩下人间天上。

  犹记得,那年云鬓斜簪,她嫁他;记得,那年藕花深处,他陪她;却也记得被弃后的“人比黄花瘦”,记得“离怀别苦”,记得“烟锁秦楼”如今这些也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凄风苦雨黄昏后,梧桐夜雨锁清秋。剩下那载不动的许多愁,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心绪。

  寂寞寒窗空对月,

  红烛泪尽无人解。

  云鬟绕尽倾城雪,

  谁怜玉臂清辉诀。

  月夕成玦,又该如何溯得百转千回的爱恋;月夕成玦,又该如何追寻执子之手的痴缠;月夕成玦,怎样才能留住落花流水的美。

  高一:月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