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洋芋摊饼散文

2021-01-12 09:12:20散文随笔
洋芋摊饼散文  喜欢家乡的洋芋摊饼,不知从那年开始的,倒不记得了。只记得每年回老家探亲的时候,下了车,走过那座再熟悉不过的盘龙桥,在离盘龙桥

洋芋摊饼散文

  喜欢家乡的洋芋摊饼,不知从那年开始的,倒不记得了。只记得每年回老家探亲的时候,下了车,走过那座再熟悉不过的盘龙桥,在离盘龙桥不远的地方,有一家不起眼的饭馆—风味饭馆。

洋芋摊饼散文

  平时吃惯了白面白米,吃腻了鸡鸭鱼肉的我,无论是饱是饿,总忘不了进去尝尝,重温久别多日的家乡饭菜风味,我想,无论搅团也好,摊饼也罢有了便好。在我看来,吃多吃少,倒是其次,重要的是,通过味感,让我切切实实感受到过去留在脑海的记忆。

  饭馆地势较高,需要登上七八个台阶,才能走进装着铝材推拉门的里面。饭馆足有四十平米,这要是在大城市房租至少几十万。但在这座小城,这样的规模饭馆比比皆是,而且价格低廉。

  饭馆的食谱上尽些地方风味的主食,和饭馆外牌匾上介绍的一致。洋芋摊饼、搅团、莜麦、糤饭、莜面疙瘩、荞面拌汤、手扞面等之类的。我每次去的时候,都是顾客少时候,饭馆里显得清静。老板是位和善的大嫂,厨师也是她本人,看来是自己给自己打工。手下有位帮手也是个女的,很少出来。老板既在外面招呼客人,又要在厨房亲自掌勺。

  我要了我喜欢的洋芋摊饼,便坐下等着,老板一边为我倒水,一边和我搭讪,诉说开饭馆的不易与艰辛,老板的老公就是因为饭馆生意不好才出外打工去了,只留下老板娘本人在苦苦支撑着。

  自从母亲过世后,想吃家乡风味的饭菜,只有进饭馆,方可弥补我心中的遗憾。看着邻桌上那碟被切得如菱形的灰色方块、散发着洋芋香葱香的洋芋摊饼,越发勾起我的食欲。要是母亲健在多好,母亲肯定会不顾身体欠妥,为我做一碟既薄又软,既柔又香,就像眼前顾客津津有味品尝的那那碟散发着洋芋香与葱花香的洋芋摊饼。

  洋芋摊饼是老家的一种小吃,是用当地的优质土豆做成的,我们当地人叫洋芋摊馍。洋芋摊馍由于含有淀粉,做出来呈铅灰而透亮,仔细闻闻有种洋芋特有清香。吃在嘴里,软而香、柔而爽,是当地人最爱吃的一种小吃之一。

  洋芋摊饼做工比较复杂。先得选上好的洋芋,用水洗干净。然后用一种叫磨擦的工具,将洋芋磨成糊状,沉淀在盆子里,撇去洋芋里的水分。然后撒点面粉搅拌均匀。就可以摊洋芋煎饼。摊洋芋摊饼讲究火候,把平底锅置于火上,等锅热了倒上油,摇动锅,使锅里油均匀漫过整个锅底。然后倒上事先准备好的洋芋糊,用铲子把洋芋糊刮平。等洋芋糊成了形,就用铲子把成了形洋芋糊沿四周向里铲起,然后翻个继续煎,等糊状洋芋摊饼有洋芋香味时出锅。这样,一块泛着铅灰色弥散着洋芋香的洋芋摊饼就做成了。

  洋芋摊饼或许有多种吃法,除了做出来直接吃之外,最常见的吃法是炒洋芋摊饼。把洋芋摊饼切成菱形块放在盘子备用。然后,切上葱花,青椒丝。把锅置于火上,锅里倒入少许油,油热后放入葱爆锅,煸出香味后放入青椒丝翻炒几下,然后放入事先准备的洋芋摊饼块翻炒,翻炒约两分钟后放入盐,再翻炒一分钟出锅。这样,一盘色香俱全的洋芋摊饼就做成了。

  小时候,在老家,吃洋芋摊饼是很奢侈的事。由于家里劳力少,人口多。生产队分的油极少。母亲曾说,做洋芋馍馍,很费油。除非我们嚷得没办法了,母亲才做洋芋摊饼。那时候,我还曾见过亲房在清明节上坟祭拜时用洋芋摊饼做供品。

  有年清明节祭拜祖先结束后,我悄悄问母亲,我们家用黄黄亮亮的炒鸡蛋做供品,为何别人家用洋芋摊饼做供品?母亲语重心长对我说:“傻娃娃,家里没有挣钱的,鸡下的蛋就成了一家的经济来源,家里的油盐等开销全都指望着鸡蛋,谁家还把鸡蛋拿出来祭拜祖先呀,再说,只要心诚,用什么供品祭拜,地下的.祖先是不嫌弃的。”

  我听后又对母亲说:“那咱家明年清明节就用洋芋馍馍做供品,鸡蛋留下来换东西。”母亲瞪了我一眼,说:“你个没长心眼的傻孩子,你没看出来,你爸爸在外工作,好歹每月还挣钱,你不用鸡蛋,用摊饼拿出去别人不会说我们家,不会背后地里不说你父亲坏话吗?快去学习去,别再添乱了。再不听话,以后不给你做洋芋饼了。”我怕母亲真生气,以后再也不给我们做洋芋摊饼,就乖乖地看书去了。

  六七十年代,洋芋是农村人饭桌上最普遍的主食,无论煮也罢,炒也罢,做洋芋面也好,做洋芋菜也好,我都觉得没有做成洋芋摊饼好吃。况且我总认为母亲做的洋芋摊饼,无疑是最好吃的东西,也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了。母亲做过多少次我不记得了,只知道那铅灰色的洋芋摊饼,散发着洋芋香的味道让我终生难忘。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嘴里没有其它东西可吃的岁月,洋芋摊饼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扮演了一种特殊的角色,是肉、是糖果、是水果,我倒说不清楚。总之,那洋芋摊饼,却满足了与我一样贪吃的孩子的心,成为童年的一个美好的回忆。

标签: